众多的黑市价格实际上已经反映了这个问题

2021-02-02 16:22

“短期内,不排除出现这样的情况,但只能说是改革过程中的阵痛,而且就算不放开,众多的黑市价格实际上已经反映了这个问题。”潘国璠说。潘国璠常年往来香港广州两地,他在香港拥有两个车位,一个位于郊区的车位租给别人停放1500港币,约等于人民币1200元,而市中心的停车价格约为3000港币,折合人民币2400左右,这个价格已经和广州中心城区的价格持平,但两地居民的收入相差甚远,广州市民停车支出和工资比远高香港,这是不合理的。

据了解,由于市内停车位严重不足,不少小区会在征得业主同意的情况下,将小区的部分绿地或者空地划成车位,满足停车需求。

“届时不可避免会出现‘法规’打架的问题,但从法律的位阶上,我们会按照《广州市物业管理暂行办法》来办。”谢凯说。

据了解,早于广州进行停车场价格调整的北京和上海等城市,对住宅停车收费完全放开,不实行政府指导价,包括同城化的佛山,除了路内停车实行政府定价外,其他类型停车场价格也都是放开的。

潘国璠认为,在强大、不可抵御的市场因素作用之下,有关部门坚持要对住宅配建停车场实行政府指导价,已经完全失去任何实际“指导”意义。“如果物价部门坚持实行政府指导价,面对30万个充分私有化的停车位,这种指导价只能是一个无用功夫,不可能真正实施操作。”潘国璠说。

三大焦点

停车场协会近日在天河、越秀、海珠、白云、荔湾以及黄埔6区,共149个小区住宅配建停车收费市场价格进行调查。调查结果显示,目前广州市住宅配建停车场全部都是可以出售及转售。第一手预售、出售条件有所限制,在车位和住宅单元比例不超过1:1的情况下,只能出售给本小区业主,且一户只能购买一个车位。目前,广州市住宅停车场已经分散产权,即产权为私人所有的,占了车位总数的70%以上。

昨日,停车场协会召开广州停车“黑市价”情况新闻发布会,公布了广州中心城区149个住宅停车场收费现况调查。相关数据显示,广州的黑市平均价早已超过政府指导价一倍以上。停车场协会呼吁政府正视供需矛盾,取消指导价,放开市场。

广州市物业管理协会副会长谢凯说,按照此前车位管理的定价标准是按照停车指导价的30%收取,也就是400×0.3=120元/月,但目前住宅停车位的黑市价已经超过2000元/月,如果按照30%收取,那600元/月的管理费将远远超过市民的承受能力。

价格放开会不会出现价格井喷?

物管协会:可按照《广州市物业管理暂行办法》来办

听证区域划分方案已无意义

但谢凯也指出,10年来,广州停车位管理费的成本同样水涨船高,按照物业协会进行的测算,地下停车位管理成本高达190元,地面停车位也达到160元左右,如果听证方案中坚持住宅停车费不涨,那管理费一样得不到提高,同样是不合理的。“车位管理费实际上也是一种物业服务费,理应由物管公司和业主商议决定。”谢凯说。

如果广州市政府不日将公布听证会的最终结果,将对小区停车位实行一锤定音的政府指导价。而目前,这些公共收益的停车位完全授权给业主决定,只要由业主委员会或者通过双过半原则(即经专有部分占建筑物总面积二分之一以上的业主且占总人数二分之一以上的业主表决通过),与物管管理公司共同商定价格进行收费的。

调查显示

除了政府指导价和区划划分的不合理外,车位管理费定价标准也在失去指导意义。

停车协会:挤压投资者热情,恶化停车资源紧张局面

政府坚持实行价格管控会怎样?

法规和听证方案打架怎么办?

5月1日,《广州市物业管理暂行办法》即将开始实施,其中,对于这部分停车位,《办法》中明确规定,业主依法享有物业管理区域内物业共用部位、共用设施设备的共有和共同管理的权利。利用物业管理区域属于业主共用部位、共用设施设备进行经营的,应当经专有部分占建筑物总面积过半数的业主且占总人数过半数的业主同意,并依法办理消防等相关手续。占用业主共有的道路或者其他场地用于停放汽车的车位,属于业主共有。利用物业共用部位、共用设施设备以及业主共有场地进行经营的所得收益依法归全体业主共有,由管理规约约定或者相关业主、业主大会决定的管理机构设立专项账户管理并定期向全体业主公开,管理机构不得擅自挪用。

调查数据显示,中心城区个人产权车位,月租最高为2300元/月(海珠区滨江路区域),最低为300元/月,中心六区平均月租价格为857元/月。其中白云、海珠、荔湾等非准备划定为一类地区的区域,月租平均价格为729元/月、924元/月,922元/月。这些价格都是被政府明令禁止的黑市价格。而余下30%产权不可分割,并掌握在开发商手中的则按照政府指导价进行收费。

停车协会:不排除会出现这样的情况,这是改革阵痛

潘国璠建议,只有放开价格,才能让供求关系更明显地暴露在政府面前,促使政府建设更多的停车场,以稳定停车价格。另外,政府规划也要相应跟上,广州cbd地区珠江新城的停车位远远滞后实际需求,正在规划的金融城是否考虑停车难题也不知道。记者 许琛 实习生 阳海军

那么,如果把住宅停车费价格完全放开,交给市场决定,那会不会出现全市价格井喷的状况呢?

调查还提出,听证会进行的区域划分方案仅对路内停车定价有参考意义,对住宅配建停车价格已经完全失去实际意义。

黑市价高出政府指导价数倍

“政府不能利用目前紧缺的资源搞什么‘需求管理’,资源越紧张越实行价格管控,只会进一步挤压投资建设停车场的热情,恶化停车资源紧张局面。”潘国璠说。

“这个价格远远高于现行的政府指导价,物价部门为何直接忽视现实?”潘国璠认为,物价部门将住宅小区停车位纳入价格听证,缘于广东省政府2001年的100号令,当时是把停车场收费放在价格目录中“公共事业”类下面,主要是指只有公共性质的停车位政府才可以进行价格干预,比如占用公共道路资源的咪表停车位和内街内巷的路内停车位。但这个政策错误地将所有的停车场都认作公共停车场。“对以前制定的限价政策,有必要再进行检讨。”

据了解,目前住宅停车场包括租金价格和管理价格。租金不仅由住宅小区所在区域所决定,更由该小区车位供求紧张程度所决定,而管理价格则按照各自物管质量的高低,由业主与管理方协商解决。据数据调查显示,处于方案中二类地区的白云区,部分小区月租已达1500元/月,如竹韵山庄,而黄埔区最高也达到700元/月,均远远超过物价部门将要拟定的该区域指导价。

潘国璠认为之所以出现这样的比例失调,最重要是车位配比。“700多万的香港市民拥有47万部小车,但政府规划车位是按照1:1.5的比例建设,而广州目前三台小车才能提供一个规范停车泊位。只要广州的车位配比达到1:1以上,相信停车的价格就会达到一个合理的空间。”